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田永秋 > 印度商务舱

印度商务舱

拉着沉重的拉杆箱,在晚高峰来临前我就到了机场。机场对于我来说总是一个奇妙的地方,这是一个团聚和分离的集合体,你很难说它是好还是坏。正在我到国航窗口前打印机票之时,忽听背后一阵骚动。我回头时发现是一群花季少女在大呼小叫地簇拥着一个人往海关的方向行进,有的在拍照,有的使劲往上摸,有的拽着衣角。定睛一看,是一个黑黑的小伙,端详了几秒钟,也没分辨出是古巨基还是古天乐。后来打听得知是古天乐……等到同事后就一起去Checkin了,同事的包重,有27kg多,知道事情不妙,我赶紧和那checkin的小姐说,“刚才古xx进来了,你没看到?”当时也分不清那个人到底是谁,于是我告诉她刚才古巨基和古天乐过去了,你没看见?她一阵兴奋,“是嘛,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呀。”说这话时,她由于兴奋早把Checkin的忘在了一边。又可能是她高兴得过度,对我们说,我们被升到商务舱了。我晕,为什么这么Easy呀?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顺势说了声谢谢就和同事一起去了登机口。到登机口1B就看到这个口排满了长长的队伍,大部分都是戴着头巾和不戴头巾的印度人(那个头巾后来再知道是北部印度人带的,这个可以很容易区分出来自印度的那儿个地方),大包小包的,感觉和春运时北京西站前排队的情况差不多。“怎么可能这么多全是商务舱?或者Checkin的小姐骗了我们?”怀揣着这么多疑问跟着大队人马上了飞机。
        一进飞机就看到了真的是商务舱,共三列,每个两个座位,最大的不同就是每行的座位前后之间特别远,这样座椅可以几乎完全放倒睡觉了。吃了些好几道菜喝了几桶啤酒后就戴上眼罩,倒头睡去,飞机在满天星光中飞向了南亚次大陆。飞机上唯一不爽是临排的那印度哥门儿,从上飞机开始就脱光了鞋和袜子,一直用手在玩脚丫,等飞机开始下降准备着陆时他才恋恋不舍的穿上了袜子和鞋。 
        下了飞机已是早上的快5点钟了。出了舱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热浪,虽然刚下过雨,但二十五六度的温度还是让身穿毛衣和羽绒服的我大汗淋漓。环顾四周,这个机场大厅比网上报道的县城级的水平要好很多。只因只有四五条运输带,所以只好一直在等着行李出来。因为有一件非常规的行李,所以得的时间就更长了。在漫长的等待中,借咨询的时机,和一穿制服的印度姑娘聊了起来。看得出她是机场工作人员。虽然时间仓促,但印度美女还是给我留了下不错的印象。终于领到了行李,出了大厅已是6点多钟。去出口处的Airtel买了张临时的手机卡,虽然是临时的,但有效期也有一年之久,根据同事的建议,存进去600R,估计够用了吧。刚试完电话没几分钟上,就收到有十几条垃圾短信,和N个蓝牙文件,印度IT业的发达可见一斑。司机赶紧提醒我,让我关闭蓝牙,收到的短信不要看直接删除。他说每收到一条短信好像都要收费,哪有这一事儿,收短信还要收费,我也没在意,但担心有病毒还是把蓝牙关了。 
        出来机场才发现外面满眼望是许多和北京地铁口等着拉活的黑摩的,外面地面更是一片狼籍,从这来看的确是国内二级城市的水平(图1为机场),但它居然到处宣传是world-class airport。坐进事先在国内联系好的车,那是一辆Swift雨燕。坐进去才意识到原来这里也是右边驾驶。走在路上才发现这里的交通是如此的混乱,黄绿相间的三轮摩的(在当地叫Ricksha,如图2)和两轮摩托车任意在车流中左躲右闪,横冲直撞,而且都是高速前进,真的佩服他们的驾驶技术,更佩服汽车的司机,在这样前后左右夹击中居然也能见缝插针。不过我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街上许多数小汽车的车身都有许多撞击过的痕迹,或凹进去一块,或保险杠缺失,我问司机他们为什么不修理,回答是今天修了,明天还会撞,只要能开干脆就这样不管它了。现在印度每年的汽车生产量也有近200多万辆,是继中国之后增长最快的国家。面对如此庞大的汽车市场,所以我觉得现在在印度开汽车修理厂应该是最有前景的行业了。

   
  

 

 

 

 



推荐 14